整场比赛达科直接吃发球11个,菲鲁斯发球抢攻得分18个,大部分是一板过。仅这两项,相当于达科直接丢掉接近3局。

达科明显对菲鲁斯的打法不适应,接发球手法过于单一。相持中,对长胶的旋转和节奏把握不好

发球变化多,可以用黑色反胶发,也可以用红色长胶发。不同的旋转,达科接发球非常吃力。

菲鲁斯不像以往的削球手稳削,整体打法进攻多于防守。相持中进攻的比率以及命中率,高于很多削球运动员。削得稳,进攻凶。

而攻球的达科反而看着像防守型打法,进攻少,命中率不高,整体节奏被菲鲁斯牢牢控制。

菲鲁斯能削,两面能发力进攻。其实达科可以完全把菲鲁斯当做进攻型打法,日常经常面对的最熟悉的就是进攻打法。自己先发力进攻,一旦菲鲁斯长胶削,终归比进攻速度慢。

只是达科面对菲鲁斯的进攻,总有些心理准不足,攻不稳,守不住,已经没有合理的技战术使用。

达科虽然赢下两局,但无法把控比赛,一直被菲鲁斯牵着走,最终菲鲁斯4:2取胜进入决赛。

在朱世赫之后,很多年国际大赛决赛缺少削球手。菲鲁斯的多哈之旅,离冠军更近一步。